炸虾甜酒

乙女向同人
超低产
多种文风尝试中
杂食
気分屋

【ozmafia】鴉と案山子1-7

1.乙女游戏ozmafia同人

2.卡拉米亚x芙卡,奇里耶x科拉蒂欧

3.乌鸦→科拉蒂欧,案山子(稻草人)→奇里耶

4.主时间轴走卡拉米亚线,芙卡剧情接卡拉米亚误伤芙卡中弹,科拉蒂欧剧情接奇里耶线真假脑end,有改编

5.非常我流,几年前通掉游戏后的脑洞,整理文档看到了丢上来



 

[1]

 

芙卡躺在罗宾汉先生那里的病床上叹了口气。

当时她并没有意识到夜巡的卡拉米亚正处于戒备中,突然出声让卡拉米亚误以为是哈梅伦而开枪也基本是自己的过错。因为前几日刚用过处方药治病,没有办法打麻醉,罗宾汉先生只好在她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把子弹取了出来。

那可真是......芙卡确信当时有那么几分钟她已经疼得看到了天堂。不过到底也是自食苦果,怨不得卡拉米亚。可是从取出子弹那日到现在已经有十几日,卡拉米亚一次都没有来看过自己,倒是科拉蒂欧小姐天天来探病。她会讲讲街上的新鲜事,也会讲自己翘掉了多少工作。显然那些工作都推给了作为恋人的奇里耶先生,而后者之所以一反常态地全盘接受,大概是因为先前对科拉蒂欧小姐说了谎,让她十分生气,差点和他分手。具体是因为什么,芙卡并不清楚,但她直觉认为是奇里耶先生的错——完全没有考虑到科拉蒂欧是因为相性相合才和他在一起,换言之,科拉蒂欧是和奇里耶一样性格糟糕的人。

“上午好呀。”轻快的声音打断了芙卡的思绪,科拉蒂欧推门而入,拿着一个纸袋。手指上有什么一瞬间的闪光。

“上午好,科拉蒂欧小姐。”芙卡从床上坐起来,“手上的是什么?”

“在新开的蛋糕店做的手作曲奇。要尝尝看吗?”科拉蒂欧打开了纸袋,香气立刻溢出纸袋,医生的医疗室内满是曲奇轻飘飘的甜腻味道。

芙卡接过对方递来的曲奇,惊叹:“科拉蒂欧小姐做的曲奇好漂亮!有点舍不得下口。”

“谢谢你哦小芙卡。”科拉蒂欧揉揉芙卡蓬松的金发,在芙卡“味道超棒”的感叹中弯起了眼睛,“就算这样,你也还是更喜欢卡拉米亚的甜点吧?不如说他做什么你都喜欢。”

芙卡气呼呼地鼓起了脸颊:“卡拉米亚的料理的确很美味嘛。科拉蒂欧小姐也一样,虽然一直说着讨厌奇里耶先生,可是这不是连戒指都戴上了吗。”

科拉蒂欧愣了一下,伸手去掐芙卡的脸,“有在这里调侃我的功夫,大概是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就回家吧,卡拉米亚那边需要你。”

“——当然,”看到芙卡张口要问,科拉蒂欧立刻截断话头,“具体细节我是不会讲的。笨蛋狮子那边的情况还是你亲自确认比较好。”

 

[2]

 

这到底是怎样的情景啊。

科拉蒂欧透过半敞的门,看着里面失去了“勇气”而变得十分胆小的boss大人——卡拉米亚,那个一向冲在前面、威风凛凛的狮子卡拉米亚,朝着芙卡撒娇,而后者一边努力压下惊恐一边为对方顺毛,科拉蒂欧嘴角翘起一个相当愉悦的弧度,暗自感叹这真是一副好光景。

然而这个弧度很快就被破坏了。

“偷看可不是好孩子的行为呢。”

“奇里耶。”科拉蒂欧转过身,看到戴着礼帽的绿发恋人,立刻冷下了脸,冲他举起了左手,药指上戒指的宝石有着奇特的色彩,“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立刻给我把这个摘掉。”

“那可不行呢。”绿发恋人笑得开心,“切断手指这种事情我可不允许。”

科拉蒂欧气得张口想反驳,却一下子好似兴趣全无,闭上嘴转身就走。

随即便被速度更快的奇里耶压在了走廊的墙上。

“你打算去哪里?”奇里耶眯起蓝绿色的眼睛。

“娼馆。”科拉蒂欧举起枪抵在奇里耶的手腕上,“再不放开我的肩膀,你重要的白手套就要被染红了。”

“你很中意阿尔法尼?”奇里耶仿佛没有听到科拉蒂欧的开枪警告,“我无法满足你?嗯?这可是对男人自尊的侮辱。”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枪口转移到了奇里耶的下巴上,“显然,我也无法满足你。不如这样,你现在就把这个给我摘下,”科拉蒂欧再次举起左手,上面的戒指漂亮得让人忍不住叹息,但手指的主人丝毫不为所动,“送给真正重要的那位小姐。然后我们两清。”

气氛十分僵硬。

两人对视足有一分钟,终究是奇里耶先松开了手。

他叹息了一声。

“你知道这是我真正的‘脑’。”他直直地看进科拉蒂欧的眼睛。

科拉蒂欧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你明白,就算是假的,我也会把它像命一样地爱护。”然后她重复,“就算是假的。”

“就算我道歉,重来一次我还会那么做,你很清楚这点,不是吗?”奇里耶的脸上毫无愧疚,显然这让科拉蒂欧更为光火。

“如果你完全没有为对方做出哪怕一丁点改变的意愿,那么我们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了,奇里耶。”科拉蒂欧侧开一步,冷漠地行礼,“果然稻草人和乌鸦注定不会有结局。那么我就此失礼了。”

 

[3]

 

走廊里只余奇里耶一人。

“芙卡小姐还不出来吗?”奇里耶转过身,微笑着,语气却十分冰冷。

面色尴尬的芙卡慢慢走出来,向奇里耶道歉:“卡拉米亚睡着了,我原本是要离开的,但刚才......”她正了正神色,“奇里耶先生,科拉蒂欧小姐只是需要你的一句话。你为什么不说呢?”

“是吗?”奇里耶反问,“那芙卡小姐为什么不欺骗笨蛋狮子?告诉他无论什么样的他你都喜欢,而不是让他找回勇气,前者不是更能安抚笨蛋狮子吗?”

“因为我是真的喜欢卡拉米亚,爱他就不该欺骗他。”芙卡一脸严肃,“还有,奇里耶先生不也偷听了吗?”

“礼尚往来嘛。”奇里耶耸耸肩,“既然没用的卡拉米亚留下了那么多未处理的公务,我们不如停止这种浪费时间的无趣对话。稻草人也是需要帮助的,所以——要一起来吗,奥兹家族的临时boss代理小姐?”

 

[4]

 

说是去多利安格雷的娼馆,其实科拉蒂欧并非是去找阿尔法尼。

前段时日一起不明药品相关案件在奥兹领地内发生,主手解决的是科拉蒂欧。她顺藤摸瓜就查出了多利安的一条地下资金链,而“中立”的后者显然不想让它暴露在阳光下,科拉蒂欧便压下了这桩案件,算是卖给了对方一个人情。而这次哈梅伦回归、间接导致奥兹家族发生变故,正是她向多利安讨回人情的好时机。

然而明面上黑手党之间是禁止单独会面的,因此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奥兹家族的科拉蒂欧小姐和奇里耶先生分手了,转而喜欢上了在“那种地方”工作的阿尔法尼。

“既然奇里耶不愿做出让步,小姐不如考虑一下我?”多利安的眼角带着笑,把茶杯置上茶托,发出轻轻的一声“喀”。

“比起您,我更属意于年轻漂亮的阿尔一些。”科拉蒂欧挑起眉毛。

“诶?科拉拉比起伯爵更喜欢我一些吗?”旁边抱着茶杯的阿尔法尼把视线从科拉蒂欧给他的手做曲奇上移开,有点迷茫,“可是科拉拉从来没有和我做过哎。”

科拉蒂欧的手一抖,差点摔掉茶匙:“还请不要说得像是我和多利安先生发生过什么一样。”

“科拉蒂欧小姐的话,我随时欢迎。”多利安带着笑容煽风点火。

“放过我吧,多利安大人。”科拉蒂欧翻了个白眼,“有一个性格恶劣的奇里耶就够受的了,还请您别再调侃我了。”

“奇里耶酱那么厉害吗?怪不得科拉蒂欧小姐不需要我。”阿尔法尼恍然大悟地点头。

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捉弄我已经搞不清楚了啊......科拉蒂欧心想,盯着阿尔法尼天真漂亮的脸庞半晌,最终放弃追究这位猜不透的洋娃娃的真实想法,移开了视线。

看够了戏的多利安终于发话:“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阿尔法尼。”目送阿尔法尼乖巧地离去后,他才再次开口,“关于上次药品的事情,我由衷地感谢您,科拉蒂欧小姐。您希望得到怎样的回报呢?”

“哈梅伦回来了,想必您也清楚。”科拉蒂欧指尖在茶杯口轻轻摩挲,“奥兹家族现在的情况,拥有强大情报网的您大概也了解。”

“真不愧是‘乌鸦’,掌握鸦群获得的情报远非单凭人力能及。”多利安不紧不慢地说,深不见底的眼睛也在打量着科拉蒂欧,“您清楚我的立场,所以我会在力所能及处提供援助。”

科拉蒂欧笑了一下:“不必。您只需要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请求即可。”

 

[5]

 

科拉蒂欧离开时又遇到了阿尔法尼。他给了她一枚发饰作为曲奇的回礼,还认真地告诉她随时欢迎来玩。她顺手把发饰别在了耳后。

“在我看来,奇里耶酱说了会做同样的事情,而不是用虚假的道歉来欺骗科拉蒂欧小姐,已经是做出改变了呀。”

在街上慢慢走着的科拉蒂欧耳边还回响着阿尔法尼的话。

不得不承认阿尔法尼说得非常有道理,但她还是非常气恼。

她明白自己的气恼实际上也只不过是傲慢而已。她希望奇里耶信任她,而不是用挂着假“脑”的项链来试探她。更不用说他竟然装傻,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当时整个家族中,一只胆小得不敢出房门的狮子,一个黏人又温柔但宛如智障的稻草人,一个住院养伤的芙卡,真正能工作的只有她和阿克塞尔。而阿克塞尔负责领地的巡视与部下的训练,实际上每日处理大量公务的只有她一个人。

是的,比起被凯撒用假项链引诱而落入陷阱、用差点失去一条腿的代价突破重围后迎面遇上奇里耶迟到的救援,一个人做三人份的工作更让她生气。乌鸦从来都不是被豢养的动物,却因为奇里耶的谎言被禁锢在方寸之地。归根结底,各种意义上失去的自由都让她非常恼怒。

但就算她再生气,也还是去海蒂领地内买了奇里耶最喜欢的奶酪。

 

[6]

 

她望着手里的奶酪暗自叹了一口气。

反正大家都喜欢吃,不过是奇里耶尤其中意罢了。这样安慰着自己,她就看到了说笑的奇里耶,旁边的女伴是位天真可爱的小小姐,满眼爱慕地侧头看着他。一辆马车紧贴着二人快速驶过,奇里耶快速揽住了那位小小姐的腰,说了些什么,对方的脸颊立刻变成了可口的苹果色。

科拉蒂欧转身进了酒吧。

老板见到熟客,看到她眉间郁色,不多言,直接上了一杯普斯福特。

“老板太小心了。”科拉蒂欧笑起来,“是把我当成裁缝铺的小姑娘了吗?”

“用药的话还是不要沾酒精比较好啊,小姐。”老板敲敲吧台,随后眨眨眼睛,“我也不想被奇里耶先生教训呀。”

忘了奇里耶才是这家酒吧的真老板了。科拉蒂欧叹了口气,看着老板离开去接待新的客人。

她对那位小小姐有印象,是邻城某个富商的小女儿,奥兹家族和格林姆家族与那位富商都有经济往来,最近这位富商和他的女儿都正在奥兹的领地内停留。

大概是和哈梅伦最近的活动有关,奇里耶才突然接近对方。科拉蒂欧的理智是这样告诉她的,但不可避免,她内心里有那么一处在质疑:如果并非如此呢?如果是考虑后真的放弃了呢?奇里耶的脸有多么好看,他就有多受欢迎,这点从流星祭邀请他的姑娘数量就能看出来。

科拉蒂欧知道,虽然他总是微笑着,应酬着,说着甜言蜜语,送出女孩子喜爱的礼物,但他从没对她们用过真心——他这种全身都是谎言的人,又怎么会轻易交付真心?她可能接近过,但也未必有资格拥有。说到底,她和她们在他眼里或许也没什么区别。交付真心的代价太大,奇里耶输不起,她大概也是担不起的。

 

[7]

 

回到奥兹的府邸时已经是夜晚。

科拉蒂欧正巧碰到夜巡归来的阿克塞尔,对方朝她扬起手中的袋子:“你的奶酪忘在酒吧了,老板托我带给你。”

“麻烦了。”科拉蒂欧接过,和他并肩朝前厅走去,“现在谁在处理公务?”

“奇里耶。”阿克塞尔回答,“还有芙卡小姐在帮忙整理卷宗。卡拉米亚负责文书签字。”然后他顿了顿,“如果你不想和奇里耶打照面,可以和我一起巡视。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和好的。”

科拉蒂欧笑起来:“谢谢,你的心意我领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炸虾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