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虾甜酒

乙女向同人
超低产
多种文风尝试中
杂食
気分屋

绿野仙踪(fgo paro)

1. @予绿 祝绿老师生日快乐!献上迟来的贡品(。

2.梗来自绿老师

3.主圆桌,其余从者有出场,master就叫马斯塔,性别女。

4.很无聊的文章,不负责任下手玩梗,角色ooc,版权属于蘑菇、型月、ANX......以及弗兰克·鲍姆先生,感谢他写出《绿野仙踪》。





 

 

贝狄威尔和王、王的姐姐、王的儿子生活在大不列颠岛上,虽然总是有各种战乱,但对他来说能陪伴在王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他们有一条小疯狗叫兰斯洛特,但小贝少年总是亲昵地叫它兰兰。因为建筑屋子用的木材要从好几英里外用兰兰运回来,很不容易,所以他们住的一间屋子只是小小的、四垛板壁、一个屋顶和一堂地板构成的。屋子里除开常见的家具外,还有一个别具特色的大圆桌,能容十二人同时吃饭。小贝少年常常奇怪王为什么造了这样大的圆桌,毕竟家里只有四个人。

屋子里还有一个小洞,直掘到地面下,小贝少年出于一种少年人特有的幻想,管这洞叫“圆桌骑士的密室”。它的本名是“旋风的地洞”,倘若大旋风刮来时,一家人便可以通过地板上的那个活板木门,爬下一个长梯子,到那又小又黑的地洞里去。因为一旦刮起旋风,地面上所有的东西都会被带走。

小贝少年从被王收养开始,还从未见过一次真正的旋风。可是这天,空气变得格外干燥,小贝和王的姐姐坐在门口,看着天逐渐变成一种奇特的灰色,远处的草开始像波浪一样起伏,于是王的姐姐叫道:“大旋风要来了!”

王便急急忙忙招呼着小贝少年和儿子爬进“圆桌的密室”去,可此时兰兰从小贝少年的臂弯里跳出来,躲在了圆桌下。小贝少年说:“我不能丢下兰兰!”爬上了梯子去抱哆嗦的小狗。

可就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屋子摇晃了几下,开始慢慢旋转起来,最后竟然晃晃悠悠地离开了地面,越飞越高,最后小贝少年连王一家显眼的金发都看不见了。

小贝少年虽然是第一次乘坐会飞的屋子,可内心却很是平静。他安静地坐在地板上,等着看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小疯狗兰兰却不喜欢这样的摇晃,它在地板上四处奔走着,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大声地吠着。有次它掉进了地板上的小洞,小贝少年以为它肯定死了,但过了没一会儿,它的头从小洞浮出了,接着是身体,两只耳朵被风吹得鼓鼓的,原来它是被旋风托上来的。

 

时间成小时地过去,小贝少年无事可做,眼皮变得沉重,他便爬上王和姐姐睡的大床,很快陷入了梦乡。他睡得这样香甜,直到一阵撞击才把他震醒,如果小贝少年不是睡在柔软的床上,他一定会受伤的。兰兰正在他枕边凄哀地控诉着。他望向窗外,发现旋风已经将他放在地面上,四周的景色是他不曾见过的美丽。

他打开房门,却被一大群人吓得后退一步,兰兰在他身边低吠着。他惊奇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长着一样的脸?”

其中一位穿着白色皮靴的人上前(虽然他们都穿着白色皮靴),热情地握住了小贝少年的手,说:“感谢你,乘坐飞屋的魔法师!我们是冬木的人造人,谢谢你杀死了邪恶的女巫,从她的奴役下解救了我们!”

小贝少年惊奇地抬高了眉毛,他说:“我不曾杀死过什么人!我也不是什么魔术师,只是骑士。”

人造人回答道:“可是你的屋子压死了她!”

小贝少年低头一看,的确有一双苍白的腿从地板下伸出来,那脚上穿了一双银色的高跟鞋。他的心跳有点快,那可真是个可怜人,突然就被房子压死了,可人造人说她是个坏蛋,十恶不赦的吸血鬼,他心里又有点畅快。

“请问,我怎样才能回到大不列颠岛呢?”小贝少年问穿白色皮靴的人造人。

但是人造人露出了迷茫的神情来:“大不列颠岛?那是什么地方?”

“是我的家乡!旋风把我从那里带过来的!”小贝少年瞪大了眼睛,发现人造人从未听说过大不列颠岛,沮丧地低下了头。

可是另一名穿白色制服的人造人说话了(虽然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制服):“不要难过!伟大的梅林一定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他是最伟大的魔法师,能够实现任何人的愿望!他住在阿瓦隆,沿着铺满花瓣的道路一直走,就能走到。”

 

于是小贝少年带着小疯狗兰兰出发了,临走前装了许多炸鱼薯条在他的小篮子里,当做他和兰兰的干粮。他还换上了邪恶女巫的银鞋子,因为长途跋涉不穿一双结实的鞋子是不行的。说来奇怪,那双银鞋子不大不小,正好合适,像是为他做的一般。

小贝少年沿着铺满花瓣的道路前行,冬木人的房屋逐渐变得稀疏,可他不为这样的旅程感到害怕,因为有小疯狗兰兰陪着他。他赶了好几英里路,想停下来休息,就爬到路旁边短墙的顶上坐下来。隔墙是一大块晶石田,离开的不远处,他看见有一个稻草人,高挂在竹竿上,看管着飞龙,不让它们飞近长得成熟的晶石。

正当小贝少年注视着那稻草人脸上一双奇特地闭着的眼睛时,他吃惊地看见稻草人嘴巴一开一合着。起初,他想他一定是弄错了,因为在不列颠岛上的稻草人,没有一个是闭着眼睛张着嘴的。但是现在这个家伙,又在友好地向他点头。于是他从短墙上爬下来,走到稻草人那里去,这时候兰兰在竹竿的周围跑着,吠着。

“你好。”稻草人说,声音有几分嘶哑。

“谢谢你,我很好,”小贝少年礼貌地回答说,“你好吗?”

“我觉得不好。”稻草人闭着眼睛微笑,说,“因为整天被吊在这里赶飞龙,是件很讨厌的事情。你能帮我把竹竿从我的背里抽掉吗?我将大大地感谢你了。”

于是小贝少年将他从竹竿上举下来,因为他是稻草的,十分地轻。

“你的红发十分美丽。”小贝少年称赞他。

“谢谢你,你的双马尾也很好看。”稻草人坐在小贝少年的身边,他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要到哪里去?”

“我的名字叫贝狄威尔,”小少年说,“我上阿瓦隆去,请求伟大的魔术师梅林,送我回不列颠岛的家里。”

稻草人坐直了身体,问:“你说,如果我和你一同到阿瓦隆去,那梅林会给我一对眼珠子吗?”

“我不敢断言,”小贝少年回答道,“如果你想,可以和我一起去,即使梅林不给你眼睛,你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形更坏。”

“那倒是真的,”稻草人说,“那我们走吧,贝狄威尔,你可以叫我崔斯坦。”

他们走回到路上去,小贝少年帮崔斯坦翻过了短墙,随后,他们沿着到阿瓦隆去的花瓣铺就的路出发。起初兰兰不喜欢这个意外的东西加进来,常常有一点儿不友好地对着崔斯坦狺狺地吠着。

“不要害怕兰兰,”小贝少年对着他的新朋友说,“它不会咬你的。”

“我不怕的,”崔斯坦回答说,“它不能够咬伤稻草。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使我害怕,那就是弹得糟糕的竖琴。”

 

在几小时后,晶石田变得荒芜,路也开始变得坏了,很不平坦,逐渐逐渐地难走起来,崔斯坦时常跌倒在花瓣铺就的路上。有的地方花瓣枯萎了或者不见了,留下许多坑洼,兰兰跳了过去,小贝少年绕了过去,轮到崔斯坦,他没有眼珠,看不清,笔直地向前走,所以跌了很多次。于是小贝少年一次次地把他提起来,帮他重新站直。因为他不会受伤的缘故,每次跌倒再站起来,十分滑稽,两个人都会快活地大笑。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走着,将近黄昏,走进了一座大森林,很快连阳光也消失了,小贝少年开始发愁要在哪里歇脚,因为这样的黑暗中他是不能前进的。崔斯坦这时突然停住了。

他说:“在我们的左边有座小屋子,我们要到那里去吗?”

小贝少年回答:“好的,我跑得疲倦极了。”

于是崔斯坦领着他到小屋子里去。屋里没有人,小贝少年便吃了些炸鱼薯条,在屋角一张干叶子铺的床上躺下了。在他就要进入梦乡时,突然听到窗外一声深长的呻吟声,他立刻给吓得弹坐起来。

他胆怯地问:“那是什么?”

稻草人崔斯坦不需要睡眠,而守夜的他自然也听到了这声音,他说:“我猜不出来,但我们可以去看看。”

他们走到屋后去,那里有一片空地被银色的月光照亮。小贝少年发现有什么被月亮照出一道光来,他跑到那里一看,突然停住了,吃惊地叫起来。原来有一株大树,一部分被砍去了,旁边是一个完全用铁皮做的人。铁皮人的手里,高举着一张卡牌,她的头、手臂、腿脚,就连接在她的身上,但是她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不能够动弹。

小贝少年惊奇地注视着她,崔斯坦也同样惊奇地注视着她,兰兰猛烈在吠着,一口咬在她铁皮的腿上,却伤了自己的牙齿。

小贝少年问:“是你在呻吟吗?你是谁?”

“是,是我。”她回答道,“我是马斯塔,我呻吟了一年多了,没有一个人听得到我,或者跑来帮助我。”

“我能够帮助你做些什么,马斯塔?”贝狄威尔给铁皮马斯塔那忧愁的声音感动了,温柔地问。

“去拿一盒圣晶石来,把它们塞在我的各个关节的地方。”她回答,“这些地方锈得这么厉害,使得我完全不能动弹;如果给我塞了圣晶石,我立刻就又能活动了。你可以在我屋子里的一个架子上,找到一盒圣晶石。”

小贝少年马上跑去拿了圣晶石回来,小心翼翼地塞进马斯塔的关节处,崔斯坦轻轻地把她的关节弯曲着,直到生锈的地方十分自由,灵活得像新生的一样才罢手。

那铁皮马斯塔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放下了她那靠在树上的卡牌。

“这真是极大的舒服啊!”她说道,“自从我锈了以来,一直把那卡牌高举在空中。我很快活,到底能够把它放下来了。”

她因为被救活了,向他们谢了又谢,似乎是一个十分懂得礼貌的,并且十分知道感激的家伙。

她说:“如果你们不跑进来,或许我得永远站在这里,所以你们确实救活了我的命。请问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们是到阿瓦隆去的,拜访那伟大的魔术师梅林,”崔斯坦回答说,“我们正在你的小屋里过夜,我们本以为没人住在那里。”

马斯塔摆摆手说:“没关系,的确很久都没人居住了。为什么你们要去拜访梅林?”

小贝少年回答道:“我要请求他送我回到王身边去;崔斯坦请求他在他的眼窝里放进两个眼珠子。”

马斯塔似乎想了好一会儿。随后说道:“你猜想梅林能够给我一颗心吗?”

小贝少年回答说:“是啊,我猜想是能够的,正像把眼珠给崔斯坦一样地容易。”

“那真是太好了!我非常需要一颗心!”马斯塔说,“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崔斯坦热心地回答:“走罢。”

小贝少年点着头,他欢迎她加入做他们的伙伴。隔天早上,铁皮马斯塔掮着她的卡牌,他们一起穿过森林,直走到那花瓣铺就的路上。铁皮人请求小贝少年把她的圣晶石放入他的篮子里。她说:“如果我淋了雨,又会发锈的,因此我急需要圣晶石的。”

 

他们得到新同伴来加人这个团体,的确是好运气。在他们再开始动身不久,到了一个地方,灌木和荆棘浓密丛生,遮住了路,使旅行的人走不过去。但是马斯塔用她的卡牌和圣晶石,开始工作,抽得那样地熟练,立刻为他们抽出许多防护的礼装来。

他们走着时,小贝少年正在沉思默想,因此没有留意到崔斯坦跌进洞里去,滚到了路的一边。真的,他被迫得喊马斯塔去帮助他,让他再站起来。

马斯塔问:“为什么你不绕过洞穴走过去?”

“我看不见呀,”崔斯坦忧伤地回答她:“我的眼窝里是用稻草填塞的,你得知道,这就是我要到梅林那里去,请求他给我一对眼珠子的理由。”

“啊,我明白了,”马斯塔说,“但是,不论怎样,在这世界上,眼珠并不是最好的东西。”

“你有眼珠吗?”崔斯坦问。

“不,我的眼窝里也是铁疙瘩,”铁皮马斯塔回答道,“但是从前我是有眼珠的,也还有一颗心,把它们试用过之后,我宁愿有一颗心。”

崔斯坦问:“那是为什么呢?”

“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你就知道了。”当他们穿过树林时,铁皮人就讲着这个故事:

“我是生长在樵夫家的一个女儿,父亲在森林里用卡牌抽出许多东西来砍伐树木,出卖柴爿过活。当我长大了,也做了一个樵夫。当我的双亲都去世后,我打定主意,用结婚来结束我孤独的生活,这样可以使得我不寂寞。

“有一个印度人的男子,叫阿周那,我们平日都叫他娜娜。他很英俊,不久就使我全心爱着他。他说,等我氪的金足够为他买齐L○MER所有的美白产品,就答应嫁给我。所以我比以前更加辛苦地工作了。但是这个男子和哥哥迦尔纳同住着,哥哥不愿意把弟弟嫁给哪一个人,因为只有他能富养着弟弟。所以他到西方的恶男巫安哥拉·曼纽那里,请他帮助,如果他能阻止这个婚姻,答应答谢他两桶咖喱味黑泥和一罐新鲜的恒河泥。”

(“为什么迦尔纳要多此一举?”崔斯坦问,“按照条件,一个樵夫永远都无法和娜娜结婚。”小贝少年挥手让兰兰一口咬在了稻草人崔斯坦的头上,他不得不住嘴了。)

“于是恶男巫在我的卡牌上,施弄了妖术。因为我急于越快越好地得到全套美白产品和我的妻子——我是说,我的丈夫,那卡牌便越来越多地抽出低级的礼装来,气得我丢掉了卡牌,但是恶男巫在卡牌上施加了魔法,使它飞回来,砍掉了我的左腿。

“但我并不放弃,我到一个铁皮匠那里去,请他装了一条铁皮的腿给我。但这惹怒了恶男巫,他为了阻止这桩婚事,得到恒河水下的黑泥,变本加厉,很快我失去了右腿、左臂、右臂,最后连头也变成了铁皮块,只剩下身体。

“我比以前更加辛苦地工作,妄想就这样地打败那个恶男巫。但是我哪里知道我的仇敌竟会这样残酷地来伤害我。他想出一个新的办法,来割断我和英俊的印度男子娜娜的爱情。他让卡牌再次向我飞来,恰好划过我的身体,把我劈成两半。幸亏好心的铁匠来帮助我,给我做了铁皮包着的身体。可是,唉!我的心却就此缺失了,我失去了对于娜娜的爱情,不在乎娶到他,或者娶不到他,我猜他或许还和哥哥住在一起,等着我去找寻他。”

(“他可能已经忘了你。”小贝少年说,紧接着他闭上了嘴,因为兰兰咬在了他的麒麟臂上,制止了他。)

“再后来我忘了打理我的关节,使我生锈在了后院里,正如你们看到的那样。这一年里我被迫一动不动,有了很多时间思考问题。我知道我最大的损失,是失去了我的心。当我在恋爱中,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会爱一个没有心的人,所以我决意去伟大的梅林那里,请求他给我一颗心。当我有了这颗心,我便要回到娜娜身边去,向他求婚。”

小贝少年和稻草人崔斯坦这下明白了为什么铁皮马斯塔如此渴望一颗心。

“虽然如此,”稻草人说,“我更愿意得到一对眼珠而不是一颗心,因为一个瞎子即使有了一颗心也不一定懂人心,也很难挑到美丽的伴侣。”

“我却要得到一颗心,连心也没有,何谈懂人心?”马斯塔回答说,“皮囊终将消逝,心灵才会永存。心会使人快乐,快乐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小贝少年不能够说些什么,因为他不知道他的两个朋友中谁说得对。他决定如果能够回到王那里去,他不关心这个稻草崔斯坦有没有眼珠子,铁皮马斯塔有没有心,或者每一个都得到了他们所要的东西。他最最担心的是炸鱼薯条几乎全吃完了,他和兰兰再吃一餐,这篮子便要空了。当然,稻草崔斯坦和铁皮马斯塔是都不要吃东西的,这大大减轻了小贝少年的负担。

 

很快,这行人进入了一片新的树林。

这里的树木和之前的都不一样,透露出阴森萧瑟的气息。在这一带的树林中,鸟儿很少,因为它们喜欢空旷和阳光充足的地方;但是在这树林中有野兽躲藏着,不时传来深长的吼声。这些声音,使得小贝少年的心,受到沉重的打击,因为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叫;但是兰兰是知道的,它靠紧着贝狄威尔的身旁走,不敢用吠声去回答。

正当小贝少年打算开口询问还有多久可以走出这森林时,从森林中传来一个可怕的吼声。接着,一只大狮子跳出在路当中,它用它的爪子一击,把稻草崔斯坦打得旋转了好几次,滚倒在路旁边。随后它用尖锐的爪子,抓着铁皮马斯塔,但是狮子不能在铁皮马斯塔身上抓出什么伤痕来,这倒使它吃了一惊,虽然铁皮马斯塔也重重跌倒下去。

现在,小疯狗兰兰面对着这个仇敌,跑上前去向狮子吠着,这只大野兽就张开它的嘴去咬这只小狗。这个时候,小贝少年害怕兰兰会被咬死,不顾危险想要冲上前,可铁皮马斯塔比他更快,她爬起来冲上去,尽力猛掴着它的鼻子,另一只手高举着卡牌抽它的脑袋,高声喊起来:“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小贝少年护着小疯狗兰兰,附和道:“对!你怎么敢!你应当感到惭愧,像你这么大的野兽,还要去咬一只瘦弱的小狗!”

“你怎么敢把我掀翻在地!”铁皮马斯塔说,看到小贝少年责难的表情,她补充:“还有试图去咬这样一只小小狗!”

“我没有咬到它。”狮子说话时,用爪擦着自己的鼻子和脑袋,那里正是被铁皮马斯塔痛殴的地方,“而且它可不瘦弱,瞧瞧它的眼睛,它疯得很哩。”

“你没有咬到它,可你想试试看!”小贝少年反驳着,“你只是个庞大的胆小鬼罢了。”

“我知道这个缺点,”狮子说,又害羞又惭愧地低垂他的头,“我一向知道自己有这个缺点。但我怎样才能补足这个缺点呢?”

“这我当然不知道。你自己去想想看,打击一个填塞着稻草的人,就像这个可怜的的稻草人!”说着她扶起稻草崔斯坦,帮他整理那头美丽的红发。

“他是稻草人?”狮子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一边的铁皮人,问道:“你也是稻草填塞的吗?你的力气可是真够大的。”

“谢谢你,我不是稻草的,我是用铁皮做的。”马斯塔回答它,“你并不知道我是什么,却敢来咬我,我认为你是很胆大的。我叫马斯塔,你叫什么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马斯塔,我是高文。”狮子优雅地弯曲前腿行礼,这动作由一只粗鲁的野兽来做显得十分怪异。它接着反驳道:“我是十分胆小的。我猜我生下来就是这样。我知道当我大吼起来,动物们都会害怕,逃开我走的路。如果是象、老虎和熊向我挑战,那我就自己逃走了——我就是这样的胆小鬼。可是它们在听到我的吼叫后,一起逃开了。当然,我必须让它们逃掉。”

“百兽之王不应该是个胆小鬼。”铁皮马斯塔说。

“我知道这个,”狮子高文用毛茸茸的尾巴尖从眼里揩去一滴泪水,“这是我最大的忧愁,使我非常不愉快,因为每逢我遇到危险,我的心跳得总是非常快。”

“你应当欢喜,因为那证明了你有一颗心。”铁皮人接下去说,“而我,我就没有心。”

“我很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狮子高文转了转耳朵,“没有心的人不可能懂人心,那可真孤独。”

铁皮马斯塔看它的目光一下热情起来,她伸手薅了一把高文头周围的茂密的毛领子:“朋友,谢谢你的理解!这也是我想到阿瓦隆去,请求伟大的魔法师梅林给我一颗心的理由。”

狮子高文惊讶地叫起来:“怎么!他竟有这样的本事!那他能给我一个胆子吗?”

“就像能给我一颗心一样简单。”铁皮马斯塔说。

“就像能给我一对眼珠子一样简单。”稻草崔斯坦说。

“就像把我送回不列颠的王身边一样简单。”小贝少年说。

“那么,如果你们不讨厌我,请允许我和你们同行。”狮子说,“没有胆子实在叫人难捱。”

于是他们多了一位同伴,起初小疯狗兰兰不喜欢这位新同伴,因为它总忘不掉差点被这大野兽咬碎在齿间的感觉,可是很快它发现这毛茸茸的大物有些怕它时,便趾高气扬起来,在高文周围跑来跑去,马斯塔不得不把它赶回小贝少年身边去,高文才自在一些。

这一天其余的时候,没有旁的危险,来破坏他们旅途上的和平。

但是有一天,铁皮马斯塔像往常一样用圣晶石甩着卡牌为大家抽出防护礼装时,竟抽出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个肩上坐着布偶熊的白发女子,一双巨大的胸部摇摇晃晃,呼之欲出。

狮子高文发出了愉快的呼噜声,上前一步,说:“在枯燥的旅途中能够得到美丽的大胸少女的陪伴,真是让人再高兴不过!”

但马斯塔哀嚎一声,愤怒地挥舞起她的卡牌,可怜的女子便化为了金色的粉末,消散在空气中,地上只留着四枚圣晶石。“我可是宇宙第一直女!是要娶娜娜的!不需要这样的同伴,娜娜会嫉妒的!”她生气地喊叫着,泪水淌下她的脸颊,很快锈住了她的嘴巴,使她说不出话来,小贝少年不得不拿圣晶石塞进她的嘴巴,让她能够重新打开下颌。

稻草崔斯坦小声地说:“要我说,应该等等再救她,让她冷静一会儿。失去理智的马斯塔简直聒噪极了。”

兰兰赞同地吠了一声。

狮子高文舔了舔巨大的肉掌——那是惹人喜爱的粉色肉垫,可它却不喜欢,因为那是不勇敢的颜色。他说:“我们永远都无法理解女性之间的竞争之心,明明无论是怎样的胸部都有独特的魅力。”

紧接着它不得不迅速矮下身子,以躲避朝他飞来的卡牌。真的,要不是它动作敏捷,那引以为傲的灰色毛领子铁定要被削去一部分。

“我是在安慰你!”它的胡子委屈地垂下来。

铁皮马斯塔接过稻草崔斯坦捡起来的卡牌,冷淡地哼出一声,走到了小贝少年的身旁。

“我很是不解,”小贝少年说,“你的感情这样热烈,叫我不觉得你不懂人心。”

铁皮马斯塔又要流下泪来,可是刚才下巴被泪水铰住的教训让她忍住了。她说:“可我毕竟是没有心的。”

“在我看来,崔斯坦没有眼睛,也能很好地看透很多事情。”小贝少年垂下头,十分低落,“而高文,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惹怒你的话来,也是非常勇敢的。你们其实都有了自己渴望得到的东西,不需要向梅林许愿。”

铁皮马斯塔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或许是吧。但你一定要到梅林那里去,请他把你送回家。”她用铁皮包裹的手,温柔地拍了拍小贝少年的后背,“有我们陪着你,让你不孤单,不是很不错吗?”

小贝少年感激地抱了抱铁皮马斯塔,如果不是有了王,他简直要爱上这个铁皮人。他说:“谢谢你,马斯塔!”

小疯狗兰兰高兴地摇着尾巴,绕着两人跑,开心地吠叫,声音十分响亮。

“那条小疯狗很是喜欢铁皮的小姑娘。”狮子高文说。他和稻草崔斯坦并肩走在后面,看着兴奋的小狗,高文对着它皱了皱鼻子。

“你不喜欢她吗?”崔斯坦问。

“我喜欢一切容貌秀丽的女性,”狮子高文自豪地昂起大大的头颅,“只有一点。年龄不能比我大。”

崔斯坦沉默了,过了片刻,他开口道:“我认为,结束这个话题,会让你的性命更有保障。”

 

穿过森林,跨过山丘,趟过浅滩,在花瓣铺就的道路消失的地方,他们终于来到一堵高高的城门前。他们向左看,向右看,完全看不到城墙的尽头。

“这是一座很大的城!”他们感叹着,“这一定就是阿瓦隆了!”

“是的,门上这么写着呢。”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惊得小贝少年跳起来,马斯塔举起了她的卡牌,兰兰伏低身体,露出了牙齿。

来人有着乱糟糟的火烈鸟色的长发,皮肤是久居室内的白皙。他打了个哈欠,用手指抹去眼泪,从医生的白外褂口袋里,摸出一把银色的钥匙。他问:“你们要进去吗?”

“是的,我们来找伟大的梅林,想求他实现我们的愿望。”小贝少年恳切地说,“您可以带我们进去吗?”

这位自称罗曼医生的人便带他们进入了城内,留这群外乡人自己参观。

这是怎样的一座城池呀!小贝少年、稻草崔斯坦、铁皮马斯塔、狮子高文、甚至连小疯狗兰兰都看花了眼:道路是用熠熠生辉的呼符铺就的,房屋是用闪闪发光的圣晶石打造的,空中飞着一种白毛小猫或是小狗一样的生物,它们的耳朵是柔和的粉色,尾巴泛出漂亮的紫来,一边飞一边“芙芙”地叫着。街上行走着各种奇装异服的人,有的长着狐狸尾巴,叮当作响的头饰带着东方风味;有的肤色灰青、身材是恐怖的高大,却满面微笑,甚至在路过时友善地摸了摸铁皮马斯塔的头(“如果我有一颗心,那它铁定已经从我嘴里蹦出来了。”马斯塔之后说);有的打着赤膊,金发和脖子上的金项链简直闪瞎了众人的眼睛(崔斯坦听了之后说“这就叫我明白了没有眼珠子的一些好处了”);有的顶着一颗狮子头,身体却是个健硕的中年男人,这让狮子高文十分好奇,他问:“我也可以变成那样吗?”

铁皮人马斯塔摇了摇头,回答说:“不,你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够了。”

走过热闹的集市,他们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花田,远远的有一座高塔。正当小贝少年以为他们迷失了方向时,一只先前在集市中飞来飞去的“芙芙”跳上了他的头顶,使劲儿地拽他的头发。小贝少年痛得叫出声,可是谁也不能靠近他,因为那小兽会用更大的力气。兰兰只能焦躁地扑着小贝少年的腿,发出嘹亮的犬吠。

铁皮马斯塔看到小兽总是朝一个方向扯着,很是奇怪:“它是想要我们到高塔去吗?”

话音刚落,小兽便松开了可怜的小贝少年,“芙芙”地叫着,跳上马斯塔的肩头,舔她铁皮包裹的脸。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高塔下,大石砌筑的门旁,插着一块花环装饰的木牌,上面写着:迦勒底。小贝少年正琢磨着那是什么意思,门从内向外打开了。罗曼医生探出了火烈鸟色的脑袋,他挥了挥手中吃到一半的柑橘,没什么精神地打招呼道:“你们来啦。梅林在上面等着。”

“上面?”狮子高文问,它打着轻微的哆嗦。可怜的胆小鬼,它恐惧到高的地方去。

“你会知道的。”罗曼医生把他们推进一间小屋,那板正的双扇门就从左右徐徐合起。最后几秒内,芙芙也被塞了进来。隔着门板,传来罗曼医生懒散的声音,“乘梯愉快,祝你们好运!”

紧接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一群人一口气儿地浮上了空中。小贝少年一把抱住了小疯狗兰兰和崔斯坦,铁皮马斯塔则在慌张中抓住了狮子高文的毛领子。至于芙芙,没有人关心这只小兽到底去了哪里,当然,它只是跳上了一盏壁灯,用尾巴缠住了灯柄,气定神闲地待在那里。

“天哪!”高文喊道,它的四肢徒劳地乱舞着,像只试图保持平衡的猫咪。他觉得自己在摔死前大概是得不到一个胆子了,十分地绝望,可看到身边铁皮马斯塔紧张到变形的五官,又忍不住深呼吸几次,才没有发笑——要知道一张铁铸的脸,平日不可能有丰富的表情。他毛乎乎的大爪子按住她乱挥的卡牌,以免伤到什么人,接着说:“冷静一些罢,马斯塔,你力气大得简直扯下我的皮。”

铁皮马斯塔抓得更紧,用她变形的脸惊恐地叫道:“我——还不能——死!我还没——娶——娜娜回——家!”

而他们几乎是立刻就停下来了,噗通噗通地坐在地上。小贝少年抱着小疯狗兰兰,它正在他怀里发出尖厉的哀鸣,马斯塔还紧拽着高文的毛领子,让狮子脱不开身。崔斯坦站起来,掰开门,芙芙霎时蹿了出去,跑过金碧辉煌的大厅,爬上一位男青年的肩膀,一口咬上他的脸。那人有着和芙芙一样蓬松的白色长发,一样紫色的眼睛,甚至连斗篷的结都基本相同。

小贝少年压低了声音,问:“芙芙可以变成人形吗?”

“不可以。”男青年向他们走来,脚边绽放着缤纷的花朵。他手中的权杖巨大并且形状古怪,可是他英俊的脸颊上被芙芙咬出的牙印,打消了那权杖给旅行者们带来的畏惧感。他说:“你们好,马斯塔、贝狄威尔、崔斯坦、高文,还有兰斯洛特,欢迎来到阿瓦隆,我是梅林,人称花之魔术师。不必拘谨,叫我梅林就好。”

“你竟知道我们的名字!”铁皮马斯塔惊奇地说。

“是的,我拥有千里眼。”梅林眨了眨宝石一样漂亮的紫眼睛。

“那你一定也知道我们的愿望!”小贝少年急切地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王高兴地抚摸着他的头的画面。

梅林反而沉默了,他去挠肩膀上芙芙的下巴,又被狠狠一口咬住手指。直到挣扎出来,他才回答道:“可是你们并不需要我的帮助。崔斯坦能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马斯塔对阿周那的爱情之火从未消散;高文敢于在危险时保护同伴,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又怎么会是一只胆小的狮子?兰斯洛特只想陪在主人身边,根本就没有愿望。”

小贝少年嚷道:“可是我想回到王身边去!”

梅林微笑着说:“你回家的方法从一开始就在你的脚上呀。”

小贝少年低头看着那双银色的高跟鞋,不明白它如何能让他回到不列颠去。

“那是女巫卡米拉的银鞋子,上面有着强大的魔力。”梅林说,“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将咒语告诉你。”

小贝少年感到心跳大大地变快了,他吞咽了一下,问:“好的,我答应你。”

“在你无处可去的时候,带着你珍视之物,回到这里,回到迦勒底。”梅林将权杖在地板上击打一下,发出沉闷的一声“咚”。他说:“你我的约定成立了。现在,你只要先并着脚,随后转动鞋跟,互相碰撞三次,就可以命令这双鞋子,带着你到愿意去的任何地方。”

小贝少年十分快活,感谢了梅林,随后伸出了手臂,环抱狮子高文的脖颈,轻轻拍着它巨大的头;接着他亲吻铁皮马斯塔,她哭着,这对于她的关节有一些危险;他拥抱着那身体软软的稻草崔斯坦,这样他就不用去盯着那双没有眼珠的眼睛。

“走吧,快回到王的身边去吧!”他的朋友们一齐说道,“不用担心,我们会留在迦勒底。我们实现了愿望,也希望你能够快些实现愿望!”

现在,小贝少年郑重地把兰兰抱起在他的臂弯里,说过最后一次再会,用他的鞋跟连续碰撞三次,说道:

“带我回家,到王的身边去!”

立刻,他被卷起在空中,飞行得非常迅速,他能够看到或者听到的,只是大风刮过他耳朵旁边时,发出的一种呼啸声罢了。

可是,他落下时看到的景象,宁愿自己还在去阿瓦隆的路上,那是惨烈的战场,。他满心的欢喜立刻化成了悲伤,因为他最深爱的王正靠着一棵大树,腹部淌着血,闭着眼睛,奄奄一息。

“发生了什么!”小贝少年扑在王的身边,小疯狗兰兰焦急地在王身边跑来跑去,短促地吠着。

王说;“贝狄威尔,听好了,拿上我的咖喱棒,翻过那森林和山丘,把它投入湖里。”

小贝少年照做了,回来的时候,王微笑着说:“谢谢你,贝狄威尔。能够在死前见到你最后一面,我真高兴。”

王就这样,静静地停止了呼吸,无论小贝少年流多少眼泪,无论小疯狗兰兰怎样舔舐着王的手指,王都不会再醒来了。

那天的夕阳,小贝少年一生都难以忘怀。

 

 

 

 

 

 

小贝少年再次紧了紧在绑着大圆桌的绳子,他问:“准备好了吗,兰兰?”

小疯狗兰兰高兴地吠了一声。

小贝少年一挥麒麟臂,银色的双马尾在风中飞舞。他轻快地喊道:

“走吧,回迦勒底!到马斯塔他们身边去!”

 

 

 

 

 

 

 

 

 

 

END

 

 

=========================================

写到1/3时抽卡抽出了四个骑阶兰兰,一个疯狗b阶兰兰,突然就十分地心虚......。

有很多的改编,有一点点捏他,并且文风是翻译版《绿野仙踪》的高仿,要是没有太多bug就好啦。


最后和绿老师告白!公开处刑!

再次祝绿老师18岁生日快乐!

从黑篮认识绿老师,但当时根本不敢向绿老师搭话,可以说是完全的小粉丝心情.......虽然现在也是抱上了大腿的小粉丝心情没错啦。

后来绿老师开始写刀,我终于鼓起勇气向绿老师的微博敲出了第一条私信!自此和超好说话的绿老师有了联系,后来不知怎么就聊起来了!绿老师真的懂很多涉猎很多领域的同时还能深深明白纸片男人的魅力吐槽也很犀利!玩特别多游戏的同时还是个可恶的现充,拍照超级好看绿老师本人也超好看虽然这个人从不接受我的赞美,啊有个根本不用说的当然是写文非常好啊!也给过我很多超棒的建议。

这样的好老师哪里去找!?


能够认识绿老师真是太好啦。


处刑结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8)
©炸虾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