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虾甜酒

乙女向同人
超低产
多种文风尝试中
杂食
気分屋

你不要死02

 

 

 现paro,第一人称,各年龄段刀剑有,可能ooc,标题取自与谢野晶子《请君勿死》(请你不要死),bug属于我已死但仍旧渴粮的脑。

 

 

 

 

然而若用“开始”来概括,未免太不负责任。或许用“原点”来形容更合适。开始这个词吧,更像是一件笔直向前的事情所常有的一种开端;而人生却从来都不是直线,一旦踏上某个点,便有四面八方三维五维二十维的发展可能存在,你看似在按着自己的方程式走着自己的路,以为自己会孤独至死,但说不定你早就和谁缠成一个死疙瘩了,解都解不开的那种。

你要是能把想这些无聊东西的精力放在查找错因上,这道题早就能得正解了。三日月耐心地听完我的比喻后翻了个优雅的白眼,用笔尾敲敲我的卷子,至少先把这个大黑函数团子擦掉。

我懒。我丢掉手中的铅笔,削歪露出的铅芯把我的指头蹭得黑乎乎的,还没说什么就见三日月一个瞬间掐住我蠢蠢欲动的手腕。哎你干嘛?

别想趁机给我的衣服按手印。他看我一脸失望,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颇为无奈地从我的书包里摸出干性洗手液,拔盖按压一气呵成,丢我在那里搓手,又从我笔袋里翻出橡皮,扯过我的卷子飞快地擦。

你怎么这么烦躁。我手搓净了,拄着下巴看他。活得轻松点呗,这么操心会早衰的三日月。

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三日月一个眼刀甩过来,锋利度丝毫不输他的手术刀。你可以不会做,但不要在上面涂鸦。

你这么费心教我没意义,说不定我明天就噗地没了,像…哦,像泡泡一样。我想了想,不对,泡泡是啪地没了,我还不想炸裂。

你可不可以不要每天说死啊死的。在我以为他打算把卷子擦出一个洞来的时候,他终于抬头看我,眼睛像口枯井。

我被这样的他吓了一跳。

哎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给他一肘子,你以前不都说每个人在下一秒死亡的概率都是一样的,让我不用那么着急的吗。

 

那是个晴朗的中午,我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去天台吃便当。之前我也是一个人解决午餐,因为我单方面地认为三日月也需要有自己的朋友圈,比如那个五条家的什么鸟,还有一个行动慢比树獭的家伙。似乎有个脸黑黑的不良和他关系也不错,他的龙纹身挺帅的。不过我这么夸赞了一次之后,三日月就想去纹身,我怕被伯母打死,好不容易才劝住了他。

我坐在天台上,刚打开便当盒,就有樱花瓣落在我的天妇罗上。没办法,季节到了,校园里种着好些几人合抱的老樱树,暧风天,动不动就能来个樱吹雪,满天飞,浪漫到来找三日月告白的人都变成了平日的三倍。男女都有。

我抬头看天,被风吹得那么干净,那么蓝,我就觉得,啊,天气真好啊,在这里死去似乎也不错。我走过去,费了点劲爬上了护网,坐在最高的那根杆子上往下看。午休时间,校园里人不算少,但没有一个人在朝这里看。喷泉旁边还有一对腻歪的小情侣,我要是就这么跳下去,可能会给人家造成心理阴影。要么,我喊一声“麻烦让让”再跳?

正想七想八的,就和一个白白的人对上了眼。我又看了看,他确实在看我。这不是五条家的那个什么鸟吗。我高兴地朝他挥挥手,他迟疑了一下,也挥了挥手。这时他旁边那个黑脸不良立刻给了他脑袋一下,什么鸟嗷地大叫了一声,看来不良下手不轻。我的校服裙袋里手机振动起来,掏出一看是三日月,“喂”了一声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在和什么鸟一起吃饭的。

不是什么鸟,是鹤丸。三日月在电话里纠正我,然后说你坐在那儿裙子都走光了你知不知道?我赶紧低头看,好像真是,赶紧挪挪屁股把裙子掖在下面,谢谢你哦三日月。

不用谢。他淡淡地说,突然加了一句,说真的蓝白的内裤实在是太没新意了。

我爆了一个脏字,气愤地说你在哪啊怎么看得那么清楚,他说在天台上啊。

我缓缓地转头,就看见他举着手机在门口倚着,笑的真叫一个迷人,也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要是猫,这会儿后脖子上的毛一定是炸的。我磕磕巴巴地先服了软,英雄咱咱咱有话好说,你别这样。

我怎么了?他笑得更迷人了,让我感觉腿都软了。你说说看,我怎么了?

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笑了,我知道你生气了,我就是看天气可好了,还有樱花对吧,多么富有少女心的日子啊。风吹头发迷了我的眼,我松开抓住栏杆的手去揉,失了平衡,晃了晃,差点栽下去。重新坐好时就看见三日月已经蹿到我跟前了。我说你跑这么快,可以在运动会上拿奖了……

下来。他打断了我,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立刻给我下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我跳下来,他和小时候一样接住了我,但没摔倒,就是后退了几步。

松点儿,我拍拍他的背,我要窒息了三日月。

你该减肥了。他闷了半天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不能因为太胖就轻生。

我才不是……不等我把话说完,他就接着说,饿着轻生也是愚蠢的,至少把喜欢的东西吃完再走吧。

哦,伯母准备的天妇罗我还没吃呢。我点点头,嗯,对不起。

以后走之前也把该说的话说完了再走。他还是没松开我,我也看不到他的脸。

好,记住了。我点头。

每个人在下一秒死亡的概率都是一样的。三日月终于松开了我。你不用那么着急。说不定我比你更早离开。

漫天都是樱花瓣,但相信我,那时它们都没他的笑容好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1)
©炸虾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