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虾甜酒

乙女向同人
超低产
多种文风尝试中
杂食
気分屋

【梦百】许愿机

 

 

现pa,短打,无脑自腿粮,今天也在绝赞ooc中。

顺便自家宝宝有名字,来源大菠萝ruki,是我每个游戏的通用女主(手动微笑

祝食用愉快

 

 

 

琉纪讨厌修特鲁。

隔壁班的修特鲁,是个万人迷。生得好看,成绩又好,又是一副温良不懂拒绝的模样。奈何琉纪并不迷他,她迷自己的同桌,阿维。然而现实一如既往地残酷,你喜欢的人往往不会喜欢你,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阿维喜欢的,是修特鲁的姐姐。

然而琉纪讨厌他不是因为这个。虽然,说实话,毕竟一个妈,修特鲁怎么看都和他姐姐像得很,看着就来气。她讨厌他是因为他住她对门,每天上下学是要一起走的,免不了被同级生切切察察误会些什么的,更何若是况修特鲁忘带了便当,还要她去送,越抹越黑,到后来她索性不再解释——再怎么解释,这便当还是得做的。

毕竟修特鲁不会做饭。

小少爷修特鲁,正在绝赞离家出走中,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琉纪本家在邻市,为了上学方便,自己租了房子在住,一个月回家一次。有次带了本家特产给对门的姐姐,结果应门的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孩,脚步虚浮,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游离的目光一下聚焦,仿佛那上面凝聚着所有的爱与希望,让她不得不把伴手礼送给了他。然后,大概是饿到智商掉线,他道了谢就关上了门,根本没有多说一个字。第二天早上打开门,正好对方也出门,一句“哎你不是昨天送外卖的吗”成功把她打招呼的话语噎了回去。

送外卖的?送你大爷!琉纪僵着脸,本着不可迟到的原则,完全没有理会对方,谁知道对方竟然跟了她一路。

“你想干嘛。”她忍无可忍,终于堵在少年面前。

少年眨眨眼睛,”我也是这所学校的。“又补了一句,”转校生。“

这可就有点尴尬了。同时琉纪更火大了,恼自己竟想过对方可能会给自己道歉。她面无表情,转身就走,被一把抓住袖子。

”对不起,我刚搬过去,没来得及拜访邻居,误会了。“她对上少年诚恳的眼睛,听对方解释自己如何不会做饭,如何在看到她的时候以为是姐姐担心他而替他叫的外卖,最后他说,作为歉意的表示,”我可以实现你任何一个愿望。“

琉纪点点头说好,我希望你放开我,上课铃已经响了五分钟了。

这是踩点王琉纪第一次迟到。当然,也绝不是最后一次。在这之后,她(不得不)和修特鲁迅速地熟悉起来,自然也是和情敌——阿维暗恋的对象、修特鲁的姐姐——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知道他其实相当体弱多病后,她又唉声叹气地接手了他的三餐。习惯真的是种很可怕的东西,但人本就是靠着习惯过活的生物,她也不例外。包括修特鲁常说的那句话,她也听习惯了。

”我可以实现你任何一个愿望。“

而她总是立即提出愿望,比如我希望你好好吃饭不要讲话,比如我知道你是万能的现在我希望你闭嘴,比如明天不要再忘带便当,比如衣服记得送去干洗店,诸如此类。

她从不提有关自己的愿望。

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希望终会破碎,溶在空气中,半分影子也无。

修特鲁习惯为人实现愿望,他没有魔法,但你得承认,在这个世界上金钱是比魔法还要强大的东西。很多愿望着实属于厚脸皮和无理取闹,但他总是不计代价地去满足。总有这么一群人,出生便含着金汤勺,用血汗来交换货币并非他们的生存法则。花钱是为了开心,看到别人开心,自己也高兴得不得了。

当然,这一切对琉纪都没什么影响。他高兴,随他去。

因财起意妄图劫道的也有,但基本都在修特鲁发现前被解决掉了,毕竟梅特奥贝尔家也只是放任性的小少爷出来玩玩,并没有真的让他独立的意思。这些都是姐姐告诉她的,叫她小心,日后等修特鲁玩够回家了,保不齐会有人找上她。她谢过对方,但眼前日子过得安生,她也并不计较以后的事情。

但其实眼前的日子也不算舒坦。总有恋慕修特鲁那副臭皮囊的女孩子有意无意地找她麻烦。少一份的试卷,洒在旁边的果汁,体育课上狠狠扣过来的排球,直到她忍无可忍,终于向阿维表白,这些行为才停止。

”我告诉过你不要表白了。“

修特鲁扎好冰袋,丢在她敷着眼睛的毛巾上。

”不是因为被拒绝了才哭的。“

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是因为被拒绝得很彻底?“

她露出哭得红肿的眼睛瞪他:”你可以走了。“

修特鲁笑起来,”没有金鱼眼的你更好看。”

接着他按住她打算把冰袋丢过去的手。

“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他的睫毛在眼睛上投下一片小扇子样的阴影,眼神异常认真。

“所以开心一点,好吗。”

“什么愿望都可以?”她撇嘴。

“太难的话我可能需要慢慢实现。”

“哎你这就是耍......”

“但我一定会为你实现,无论要花上多少年。”他想了想,改了句子,“到我死为止吧。”

她噗地一声笑了,“这不就成告白了吗。”

修特鲁却没有否认,“嗯,就算有金鱼眼,你也是笑起来更好看。”

立刻被她丢过去的冰袋砸中脑袋。

这件事过去后琉纪依然安定地和阿维坐着同桌,和和睦睦,仿佛那天的告白不曾发生。后来知道阿维也被修特鲁的姐姐拒绝了,她甚至感到一丝同情。这不对劲。她咀嚼着饭粒,难不成自己恢复力这么强?同时拒绝去想阿维那句自欺欺人的“你其实不喜欢我”。目光移到另一个便当盒上才想起来修特鲁并没有来找她拿午餐。

“你忘了你的午餐。”

琉纪站在病床前,半天就憋出来一句话。而对方呢,头发白,脸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整个人仿佛都要融进医院的白色中,只有一双蓝眼睛眨巴眨巴,弯成两道弧线。

“我可不能随便领便当啊。”

“冻死我了,你的冷笑话比空调还有用。”

她翻了个白眼坐在床沿,握住他的手——像死人一般冰冷,但很干燥。明明窗外的阳光炽烈得让她目眩,隔着厚重的窗玻璃也能听到蝉鸣。她伸出双手包住他那只没插针管的手。哪怕焐热一点也好,给人一点他还活着的实感。

“别哭呀。”

修特鲁一脸小心,“对不起?”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她抽抽鼻子,“你是该道歉,向我特意做的天妇罗道歉。”

“嗯,对不起。”

“也向我多付的话费和路费道歉。”

“嗯,对不起。”

“也向姐姐和父母道歉。”

“嗯,对不起。”

“也向医生和护士道歉。”

“嗯,对不起。”

顿了顿,“现在,实现我的愿望吧。”

她一手撑在他的枕头上。

“只做我一个人的许愿机,直到我死为止。”

“做不到的话?”修特鲁的眼睛亮亮的。

“就向我道歉,直到我死为止。”

“真霸道啊。”

修特鲁笑着叹息,抹掉对方脸上的泪水。

“那我就拼尽全力去实现你的愿望吧。”

然后他伸手扣上她的后颈,朝自己压下来。

 

 

FIN

—————————————————————————————— 

“刚才是那个、传说中的’床咚’吧!”

“......给我闭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5)
©炸虾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